您的位置 > 自欺欺人一尾中特 > 學者聲音 > 【人大新聞網】劉元春:以深化結構性改革提升基礎性投資收益

最准一头一尾中特:【人大新聞網】劉元春:以深化結構性改革提升基礎性投資收益

自欺欺人一尾中特 www.jauzy.icu 來源: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 | 2019-05-08 | 發布:經管之家

近期,江西、山東、江蘇等多個中國內地省份迎來“開工潮”,一批基建重大項目、重點工程相繼上馬。


此前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我國發展現階段投資需求潛力仍然巨大,要發揮投資關鍵作用?!彼婕錘魘∏新叫倏牡胤攪交峋魅?,要發揮投資關鍵作用,補齊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短板。


穩投資一直被認為是拉動經濟增長的有效手段之一。2月26日,國家發改委發布2019年投資形勢展望報告預判,2019年基建投資有望保持中速增長;而制造業、房地產項目投資有望保持平穩增長,但面臨著一定下行壓力。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分析認為,目前投資增速的下滑有其必然性,重要的是要保證投資增速在合理的區間。


基建回暖,民營投資見頂


中國新聞周刊:你怎么看待固定資產投資的三大項(基建、制造業和房地產)去年的表現,2019年可能呈現怎樣的變化趨勢?


劉元春:就去年來講,制造業投資擺脫了上半年以及在2017年比較低迷的狀況,在下半年有所回升,但是依然處于相對低位的狀態。


今年制造業投資可能會受到幾方面的沖擊,制造業投資增速持續承壓。第一,國內很多制造業的產成品是用于出口的,世界經濟的低迷,對出口需求可能會有一個擠壓作用。第二,重要的是中美貿易摩擦是否能夠在近期這幾輪談判中達成和解,這方面還存在不確定性。第三,庫存周期開始逆轉。第四,今年汽車市場可能會持續低迷。房地產方面,目前是“因城施策”,從趨勢來看,由于房地產企業的開發投資、資金的刺激,出現一些回緩的跡象在所難免,但房地產本身還存在可調整的空間。


變化最大的是基建?;ㄔ諶ツ甏τ諞桓鋈嫦祿偷投仍齔さ淖刺?,雖然在7·31政治局會議之后提出“六穩”,國家在財政、貨幣和地方投融資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是反彈的情況并不是很樂觀。今年必然出現一個明顯的回升,但是回升幅度難以達到過去的狀況。原因是基建投資本身的基數已經非常大,窄口徑統計規模在13萬億元,寬口徑達到十七八萬億元,要想增長速度能夠達到10%,意味著今年固定資產的投資規模,需要強勁的資金支持,但是目前基礎建設投資的項目儲備還不是很足,基建的資金難以支撐持續的高速增長。更重要的是,在目前可持續發展的導向下,也不需要像過去一樣兩位數以上的基建投資。


總體而言,今年投資在這三個板塊里,雖然有一些利好的消息,但是整體會處于一個持續承壓的狀態。


中國新聞周刊:去年7月31日中央提出“六穩”以來,“穩投資”領域的政策傳遞效果如何?短期內應有哪些政策調整?


劉元春:從7月開始到年底的一些有針對性的“補短板”的政策,在基建上是有效果的,基建的有些項目從單月數據負增長回升到百分之三四的水平。但是,目前投資的核心主體在于民間投資,民間投資由于融資難融資貴、投資預期收益的下滑,再加上庫存周期的作用,民間投資從2016年2%的增長速度回升到去年的8.8%,這樣的增長速度可能不會持續。


雖然今年政策性的投資會明顯上揚,但是民間投資和一些市場性投資有可能趨緩,導致“穩投資”顯現出來的效率可能并不明顯,特別是從7月31日到現在,可以看到投資下滑、增速回緩的跡象比較明顯。


中國新聞周刊:你近期也提出過“民營投資已經見頂”觀點,應該怎么理解?


劉元春:不考慮政策的因素,單純從市場的角度,特別是從庫存周期和短期的投資周期來看,民營經濟的投資周期已經度過了高點。


去年關于民營企業、民營資本的爭論很大,但實際上民間投資從2016年一季度的2.2%反彈到8.9%。雖然市場情緒、市場預期有影響,民營企業按照它的庫存周期和各方面市場安排,還是達到了較高的水平。但是隨著周期的逆轉以及外在因素的沖擊,它會出現趨勢性的逆轉和短期的波動。所以說,今年如果在民營投資上沒有大的舉措,就可能會出現明顯的回落。


近幾年圍繞民營企業,尤其是去年底習近平總書記講話之后,政府出臺了很多密集性的資助政策,今年又針對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出臺專門的18項舉措,能適度緩解民間資本回落的趨勢。


投資回落是一個趨勢性的現象,是經濟增長從高速轉向中高速必然要出現的,更是儲蓄率、儲蓄增速下降必然性的產物。要明確的是,一方面要防止在這個趨勢條件下,投資過度地下滑,也就是儲蓄增速與投資增速不匹配;另一方面,防止過度在債務投資驅動型的模式里打轉,改變過去依靠舉債來促進投資、穩增長的惡性循環。因此,要對2019年穩增長的目標做合理的界定,而不是不計一切代價把投資增速提上去。


目前投資失速的可能性比較大。強化底線思維,就必須把投資增速提上來,加大政策力度和逆周期調整力度,使目前的投資增速回升到百分之八九這個水平,同時防止不計成本地把投資拉回到過去百分之十幾甚至百分之二十幾的水平。


短期預期調整配合中長期結構性改革


中國新聞周刊:經濟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增長轉型期,穩投資更要注重投資效率的提升,你認為要關注哪些指標變化?


劉元春:從宏觀來講,指標有投資收益率、新增資本產出比率等。目前可以看到,新增資本產出比率,也就是說單位產出所需要的投資量越來越高,投資總量占GDP的比率也越來越高,投資的效率比較低。


從微觀來看,一些企業家的成本利潤率,新增投資的財務收益在下降,ROE(凈資產收益率)也在下降。投資的宏觀收益率、財務收益率都出現持續趨緩的態勢,特別是在去年形成的悲觀預期,導致投資下滑成為趨勢性的變化。


中長期的戰略布局就是促進新舊動能的轉換,舊動能的產業、技術、人員形成的增長模式,收益率已經下降。近年來在新動能的培育上取得了一些明顯的成效,增長速度快,但是目前新經濟和新動能占整個GDP的比重還是相對較小的,小馬短期內難以拉動中國經濟這輛大車。新舊動能的轉換是一個較長的時期,因此必然要經歷一些投資增速的換擋期。


中國新聞周刊:長久以來,影響投資效率提升的因素有哪些,應該采取哪些針對性的措施?


劉元春:第一,一些公共服務領域、第三產業等領域投資不足,投資政策和投資領域的放開,需要進行結構性調整;第二,有些領域過度投資,要思考導致投資扭曲的原因是什么?


一方面,國有企業的壟斷性利潤,缺乏正常的利潤分配機制,導致利潤很自然地用于再投資。這種再投資在軟約束、內部人控制的狀況下,很多國有企業會出現攤煎餅似的擴張,門類齊全、主營業務不明顯,導致國有企業過度進入到一些行業,形成與民營企業爭利的格局,產生擠出效應。這種效應在產業的戰略布局上與原本的戰略思路不吻合,進一步導致投資扭曲加大、資源配置的效率弱化。另一方面,國有企業在一些上游企業、定價權比較高的行業密集性地存在,但是有些行業又供給不足,比如公共服務領域。國有企業不愿意承擔社會責任、社會義務,而又沒對民營資本開放,就導致一些服務行業特別是公共服務投資不足、供給不足,帶來很多短板,所以從去年開始就有針對性地通過補短板來提升投資總量,希望投資效益在短板上有所提升。


此外,要在降低投資成本上,采取一系列的結構性政策。


改變投資回緩的態勢,改變投資收益率回落的預期,需要一攬子政策的出臺和實施,不僅僅是資金上給予支持,更重要的是在投資的行政成本、財務成本、收益空間上做文章。因此,需要在投資政策、投資領域的放開等方面有舉措,同時還要一系列中期布局。目前,全球都步入到投資收益下降,低增長、低利率、低收益的時期。一方面市場主體本身要有預期調整,更重要的是政府在投資領域不僅要有短期穩增長的政策,另一方面要進行中長期的結構性改革來提升基礎性投資收益。


穩投資與防風險


中國新聞周刊:2019年基建整體回暖,過去高負債、建設重大項目的基建模式就意味著“加杠桿”和“高風險”,如何把握穩投資和防風險的平衡?


劉元春:實際上,穩投資是底線管理、穩增長的內容之一,穩增長要在底線管控的基礎之上,按照高質量發展的要求進行,不是簡單地追求數量。


不能過度詮釋穩增長,中國目前的投資政策,核心概念不是需不需要投。第一點是往哪兒投,現在的政策導向是補短板。第二點是由誰來投,必須交給市嘗特別是合格的市場主體來進行,激發他們的投資意愿、投資能力,過去過度依賴政策性投資,政府主導下的投資模式帶來一些后遺癥,投資思路需要一些轉變。

中國新聞周刊:去年對PPP項目全面清查、嚴控地方債務等政策效應疊加,地方政府的融資壓力比較大,是否會影響到地方政府投資的積極性?


劉元春:目前地方政府雖然有資金壓力,但是國家通過專項債、地方債等一系列舉措,緩解地方政府在投資中遇到的瓶頸問題。


目前地方政府主要是投資動能不足,要解決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投資動力不足、過度追責的問題。影響因素比較多元,比如環保要求、各類督查、債務約束以及債務的追查,地方的項目儲備不充足,包括一些為官不作為的問題,都可能導致投資動能的下降。但是總體來講,今年地方政府投資和國有企業投資這類政府型投資,出現反彈的可能性不大。


中國新聞周刊:你之前提到,“穩消費對于宏觀經濟的穩定和健康發展的重要性遠大于穩投資”,這一觀點該如何理解?


劉元春:這是未來一個長期的戰略調整,當前整體經濟相對疲軟,原因是需求相對疲軟,而供給過剩。需求疲軟主要體現在消費增速、投資增速的回落以及進出口的變化,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都在發生變化。


但是要使中國經濟在短期和中期內達到總供給、總需求的相對平衡,同時提高中國經濟的抗風險能力,最為重要的策略是使消費比重達到合理水平,消費的增長速度不能過度回緩。依靠投資來拉需求,當期的投資需求,經過一兩個投資周期后就變成產能,變成供給。因此,過度依賴投資,必定會導致動態平衡的失衡。生產的供給能力,如果沒有市場承接,就會出現呆壞賬,再想利用投資提升需求,必須依靠債務,這就會陷入到債務投資的惡性循環之中。


過度地依靠投資穩增長是飲鴆止渴,特別是前幾年依靠房地產投資來穩增長,可能投得越多后期崩潰得就越快。所以要有一個基本理念,近年來中國經濟消費增速的回落,對經濟轉型的打壓,產生的副作用非常明顯。消費下滑之后要想提振消費,難度更大,所以要在短期內加強調整。


原文鏈接://news.ruc.edu.cn/archives/236577




本文已經過優化顯示,查看原文請點擊以下鏈接:
查看原文://econ.ruc.edu.cn/displaynews.php?id=15379

院校點評more

京ICP備11001960號  京ICP證0905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4107號 論壇法律顧問:王進律師知識產權?;ど?/a>免責及隱私聲明   主辦單位:自欺欺人一尾中特 版權所有
聯系QQ:288198970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合作咨詢電話:(010)62719935 廣告合作電話:13661292478(劉老師)

投訴電話:(010)68466864 不良信息處理電話:(010)68466864
飞艇单双人工计划 精准一肖3码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 七星彩走势图表 求时时彩后一稳赚方法 澳洲赛车10开奖结果 万人炸金花下载真人版 大乐透30期走势图 排九快速记牌 双面盘彩票台猜大小 ag漏洞我赢几十万 财神爷pk10计划全能版 北京pk赛车全天稳定版 时时彩定位胆最稳定投注技巧 mg游戏平台手机版 河北时时计算公式